牧青牦牛

谁肯等你在原处

瑞鸣-听见音乐点亮生活:




九月


酷暑将尽未尽


 





一日午后,我从一间服装店路过,在眼花缭乱的衣服中一件浅浅的湖蓝色的上衣吸引我的视线,那正是我喜欢的款式与色彩,在那样的喧闹中保持着一份难得的安静,仿佛守候着一份承诺,坚持着一份倔强的等待,只是匆匆一瞥就擦身而过,心里想明天路过时一定买来。







连着几天没从那间店经过,那件浅蓝色的上衣淡淡的在我的记忆里若隐若现。终于有一天再次经过那家店时停车进去。可是寻遍了所有没有找见我想要的那件,问老板:那件浅蓝色的上衣卖完了吗?老板迟疑了下问:哪件?我给她比划着说:就是放在这里的那件浅蓝色的,几天前我路过时看到的。当时没来得及进来,现在没了吗?老板笑了:几天前?早就没有了。我不死心,请她再仔细寻找下,也许某个角落里正躺着它。老板摆摆手说,不用找了,肯定没有了,当时看到就应该进来买,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,错过了就不会再来,这年头,谁会在原处等你?







谁会等你在原处?


是啊


这个世界如此变化多端


有谁会信守诺言?


有谁肯笃定承诺?


有谁会因为一个回眸


一个不经意的瞥而伫立良久


苦苦等候?







“风来我在风里等你,雨来我在雨中等你,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”




尾生的誓言在现在看来颇有些迂腐可笑。




是啊,谁肯为谁等候?谁肯用生命守候一个没有希望的诺言?谁会等你在原处?寂寞时唱着为你写的歌曲,一遍一遍,反反复复。孤单时与自己的影子对话,告诉自己坚持住,你一定会来。







谁肯等你在原处?




用心倾听远处你匆促奔过来的脚步,把日子压缩成太阳与月亮的重叠。




谁肯等你在原处?




心中揣着亘古不变的爱情,风吹雨打不能熄灭心中燃烧的火焰。




谁肯等你在原处?




用生命,用青春,用无人能解的坚定与勇敢,等,等,一直等,等你从无穷的远处风尘仆仆赶来,只怕已经面目全非,只怕早已物是人非,只怕早已人去楼空,只能就此訇然倒下。







时光让等待成为一个奢侈的词,成为众多人心中共同的刺。因此,尾生的抱柱信成为这个时代无可复制的神话,王宝钏十八年寒窑无人可信的传说。







人犹如此,情何以堪?



评论

热度(6932)